state of BEING●凡是人心所想像的,必將能實現●歡迎留言●

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010316121_bc_01.jpg    

 

最近看完這本書,發現他帶給我強大的內心力量

除了之前看富爸爸與窮爸爸書籍帶給我的金錢觀念

這本書又帶給我更不一樣的思考,阿亮強力推薦唷

 

內容簡介

 
 

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
五分鐘,換一顆有錢人的腦袋
掌握17種思考方式,你就能創造財富,改變人生

‧你了解股市、房地產表現和金融局勢,你研究各種理財方法、銷售機會與談判技巧,可是,假如你始終用窮人的心態來看待金錢,那麼就算你發了一點財,你也不會成為真正的有錢人。

‧「給我五分鐘,我就能預測你下半輩子的財務狀況。」本書作者如此大聲宣稱,因為他一眼就能看穿你心中的「金錢藍圖」,看出你到底有沒有致富的機會。

‧他白手起家,做過打雜小弟,揹過債,但他一直想賺錢。後來他成為了大富翁,回顧自己的成長和歷練,把他所體悟到的賺錢智慧整理成為訓練課程,已有二十五萬人上過他的課,受到鼓舞。他改變了非常多人的人生,創造了非常多的平民富翁。他把課程的精華濃縮成書,這是他的第一本書。

‧本書第一篇說明什麼叫做「金錢藍圖」,幫助你辨認自己的成長背景如何在潛意識裡塑造了你的金錢觀,你對於安全感的需求是如何絆住了你夢想並追求更大更美好的事物。

‧第二篇則介紹十七條「財富檔案」,逐一檢視有錢人的思考與窮人的思考方式有何不同,幫助你建立可以讓自己致富的想法,並且提出行動步驟,讓你踏出成為有錢人的第一步。

‧本書的文字平實而直率,所舉的實例都非常平易近人。它正是要寫給如你如我這樣的市井小民,書中處處是作者在現實社會裡打滾多年的心得,書中原則也都是經過測試之後的道理,有如真金一般經得起考驗。

作者簡介

  T. 哈福‧艾克 (T. Harv Eker) 現為「巔峰潛能訓練公司」(Peak Potentials Training)董事長,這家潛能開發公司紅遍全美國,以獨特的平民氣息吸引了無數普羅大眾報名上課,一堂課塞滿兩千人是常有的事。這是他的第一本書,一上市就登上美國各大暢銷書排行榜。

 

 

 

 

暘大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思  
 

八種不可或缺的朋友,分別在每個人生命中扮演下列各種不同的角色。

1.推手

擅長鼓勵,總是把你推向終點。他們會持續在你身上投資,讓你有所發展,同時真心希望你能成功,即使他們必須為你承擔風險。推手會慷慨地貢獻自己的時間,協助你找到並有效利用自己的優點;他們從不嫉妒你或成為你的對手,總是站在終點鼓舞你、為你歡呼。

 

2.支柱

總是和你站在同一陣線、支持你的信念。他們不只在你面前稱讚你,也會在你背後撐腰,就算你不在場,也會挺身而出為你仗義執言。

 

3.同好

是興趣相近的朋友,可以發展成親密友誼。

 

4.夥伴

不論情況如何,當你有需要的時候,他們總是會站在你身邊。你們之間的情感聯繫,牢不可破。當你發生重大事件時(無論好壞),他們都會是你第一個想聯絡的人,可以說是可以讓你以性命相託的朋友。

 

5.仲介

他們一旦知道你要什麼,總能馬上張開聯絡網,找到一些和 你有相同興趣或目標的人;他們能快速地擴大你的人際網絡,讓你直接通往取得新資源的管道。

 

6.開心果

他們總是有辦法讓你精神大振、心情大好,更加積極。當你心情跌至谷底時,開心果可以很快地讓你恢復好心情。

 

7.開路者

可以拓展你的視野、鼓勵你接受新觀念、想法、機會,以及不同的文化與人。他們是一群挑戰傳統智慧的朋友,面對難題時,為你提供具創意的解決方案;同時,不斷地刺激、激勵你,大膽表達想法與意見。

 

8.導師

他們可以給你建議並指引方向。他們擅於聆聽、整理、分析,讓你了解自己擁有或缺少什麼能力,幫你點出達成夢想與目標的方法與途徑。

 

 

 

 

 

 

暘大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思  

德國的一張罰單



德國是個工業化程度很高的國家,說到賓士,BMW,西門子……沒有人不知道,世界上用於核子反應爐中最好的核心泵就是在德國的一個小鎮上產生的。

在這樣一個發達國家,人們的生活一定是紙醉金迷燈紅酒綠吧。
在去德國考察前,我們在描繪著、揣摩著這個國度。到達港口城市漢堡之時,我們習慣先去餐館,已在駐地的同事免不了要為我們接風洗塵。

走進餐館,我們一行穿過桌多人少的中餐館大廳,心裡犯疑惑:這樣冷清清的場面,飯店能開下去嗎?更可笑的是一對用餐情侶的桌子上,只擺有一個碟子,裡面只放著兩種菜,兩罐啤酒,如此簡單,是否影響他們的甜蜜聚會?

如果是男士買單,是否太小氣,他不怕女友跑掉? 
另外一桌是幾位白人老太太在悠閒地用餐,每道菜上桌後,服務生很快的幫她們分配好,然後就被她們吃光光了。

我們不再過多的注意她們,而是盼著自己的大餐快點上來。
駐地的同事看到大家飢餓的樣子,就多點了些菜,大家也不推讓,大有「宰」駐地同事的意思。

餐館客人不多,上菜很快,我們的桌子很快被碟碗堆滿,看來,今天我們是這裡的大富豪了。狼吞虎嚥之後,想到後面還有活動,就不再戀酒菜,這一餐很快就結束了。

結果還有三分之一沒有吃掉,剩在桌面上。結完賬,個個剔著牙,歪歪扭扭地出了餐館大門。出門沒走幾步,餐館裡有人在叫我們。不知是怎麼回事:是否誰的東西忘記拿了?

我們都好奇,回頭去看看。
原來是那幾個白人老太太,在和飯店老闆嘰哩呱啦說著什麼,好像是針對我們的。看到我們都圍來了,老太太改說英文,我們就都能聽懂了,她在說我們剩的菜太多,太浪費了。我們覺得好笑,這老太太多管閒事!

「我們花錢吃飯買單,剩多少,關妳老太太什麼事?」
同事阿桂當時站出來,想和老太太練練口語。聽到阿桂這樣一說,老太太更生氣了,為首的老太太立馬掏出手機,撥打著什麼電話。 

一會兒,一個穿制服的人開車來了,稱是社會保障機構的工作人員。
問完情況後,這位工作人員居然拿出罰單,開出50馬克的罰款。
這下我們都不吭氣了,阿桂的臉不知道扭到哪裡去了,也不敢再練口語了。

駐地的同事只好拿出50馬克,並一再說:「對不起!」

這位工作人員收下馬克,鄭重地對我們說:
「需要吃多少,就點多少!錢是你自己的,但資源是全社會的,世界上有很多人還缺少資源,你們不能夠也沒有理由浪費!」

我們臉都紅了。但我們在心裡卻都認同這句話。 
一個富有的國家裡,人們還有這種意識。

我們得好好反思:
我們是個資源不是很豐富的國家,而且人口眾多,平時請客吃飯,剩下的總是很多,主人怕客人吃不好丟面子,擔心被客人看成小氣鬼,就點很多的菜,反正都有剩,你不會怪我不大方吧。

事實上,我們真的需要改變我們的一些習慣了,並且還要樹立「大社會」的意識,再也不能「窮大方」了。

那天,駐地的同事把罰單複印後,給每人一張做紀念,我們都願意接受並決心保存著。阿桂說,回去後,他會再複印一些送給別人,自己的一張就貼在家裡的牆壁上,以便時常提醒自己。

 

 

暘大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思  

 

讓我(李恕權)與你分享一段小故事,或許在這個階段,可以很實際地幫助你我走出目前的困境。

一九七六年的冬天,當時我十九歲,在休士頓太空總署的大空梭實驗室裡工作,同時也在總署旁邊的休士頓大學主修電腦。縱然忙於學校、睡眠與工作之間,這幾乎佔據了我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全部時間,但只要有多餘的一分鐘,我總是會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我的音樂創作上。

我知道寫歌詞不是我的專長,所以在這段日子裡,我處處尋找一位善寫歌詞的搭檔,與我一起合作創作。我認識了一位朋友,她的名字叫凡內芮(Valerie Johnson)。

自從二十多年前離開德州後,就再也沒聽過她的消息,但是她卻在我事業的起步時,給了我最大的鼓勵。

僅十九歲的凡內芮在德州的詩詞比賽中,不知得過多少獎牌。她的寫作總是讓我愛不釋手,當時我們的確合寫了許多很好的作品,一直到今天,我仍然認為這些作品充滿了特色與創意。

一個星期六的週末,凡內芮又熱情地邀請我至她家的牧場烤肉。她的家族是德州有名的石油大亨,擁有龐大的牧場。她的家庭踓然極為富有,但她的穿著、所開的車,與她謙卑誠懇待人的態度,更讓我加倍地打從心底佩服她。

凡 內芮知道我對音樂的執著。然而,面對那遙遠的音樂界及整個美國陌生的唱片市場,我們一點管道都沒有。此時,我們兩個人坐在德州的鄉下,我們哪知道下一步該 加何走。突然間,她冒出了一句話:Visualize What you are doing in 5 years?﹙想像你五年後在做什麼?﹚

我愣了一下。她轉過身來,手指著我說:「嘿!告訴我,你心目中『最希望』五年後的你在做什麼,你那個時候的生活是一個什麼樣子?

我還來不及回答,她又搶著說:「別急,你先仔細想想,完全想好,確定後再說出來。」我沉思了幾分鐘,開始告訴她:

第一:五年後我希望能有一張很受歡迎的唱片在市場上發行,可以得到許多人的肯定。

第二:我要住在一個有很多很多音樂的地方,能天天與一些世界一流的樂師一起工作。

凡內芮說;「你確定了嗎?」我慢慢穩穩地回答,而且拉了一個很長的Yessssss!凡內芮接著說:「好,既然你確定了,我們就把這個目標倒算回來。

「如果第五年,你要有一張唱片在市場上發行,那麼你的第四年一定是要跟一家唱片公司簽上合約。」

「那麼你的第三年一定是要有一個完整的作品,可以拿給很多很多的唱片公司聽對不對?」

「那麼你的第二年,一定要有很棒的作品開始錄音了。」

「那麼你的第一年,就一定要把你所有要準備錄音的作品全部編曲,排練就位準備好。」

「那麼你的第六個月,就是要把那些沒有完成的作品修飾好,然後讓你自己可以逐一篩選。」

「那麼你的第一個月就是要把目前這幾首曲子完工。」

「那麼你的第一個禮拜就是要先列出一整個清單,排出哪些曲子需要修改,哪些需要完工。」

「好了,我們現在不就已經知道你下個星期一要做什麼了嗎?」凡內芮笑笑地說。

「喔,對了。你還說你五年後,要生活在一個有很多音樂的地方,然後與許多一流樂師一起忙、創作,對嗎?」她急忙地補充說。

「如果,你的第五年已經在與這些人一起工作,那麼你的第四年照道理應該有你自己的一個工作室或錄音室。那麼你的第三年,可能是先跟這個圈子裡的人在一起工作。那麼你的第二年,應該不是住在德州,而是已經住在紐約或是洛杉磯了。」

次年(一九七七年),我辭掉了令許多人羨慕的太空總署的工作,離開了休士頓,搬到洛杉磯。

說也奇怪:不敢說是恰好五年,但大約可說是第六年。一九八三年,我的唱片在亞洲開始暢銷起來,我一天二十四小時幾乎全都忙著與一些頂尖的音樂高手,日出日落地一起工作。

每當我在最困惑的時候,我會靜下來問我自己:恕權,五年後你『最希望』看到你自己在做什麼?

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這個答案的話,你又知何要求別人或上帝為你做選擇或開路呢?

別忘了!在生命中,上帝已經把所有「選擇」的權力交在我們的手上了。

如果,你對你的生命經常在問「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那樣?」的時候,你不妨試著問一下自己,你曾否很「清清楚楚」地知道你自己要的是什麼?

 

 

 

 

暘大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